1974香港黑野狼事件 整张脸被割去,死者胞弟“劈棺追凶”

访客 灵异事件 2019-08-10 22:15:34

  事情要从1974年8月15号夜里1点说起,长城别墅宾馆来了一男一女,男的自称姓梁,身材高大、外表粗犷,但说话有礼,笑容可恭;女的浓妆艳抹、烟不离手,似欢场女子。

1974香港黑野狼事件

  当时值班的女管房黄大妹给了他们5号房,早上6点,姓梁的男人从房中行出,说要上班先行离去,并吩咐女管房黄大妹上午11点钟后唤醒他的朋友,黄大妹自是点头应允,当时梁姓男子手中拿着两袋物品,走到至门口后又再折返,煞有介事地说遗下了钱包在房里,再次进入5号房稍作逗留便再度离去。

  上午交班的时候,黄大妹想到了梁姓男子的嘱咐,于是特意跟接班的女管房陈观说,11点后去收拾5号房间,顺便叫醒客人。11点钟到了后,陈观进入房内赫然发现一人形物体被被单包裹在床上,呼之不应,掀开被单一看,里面是一具没有脸皮的女性裸尸!吓得她赶紧报了警。

黑野狼事件

  第一个发现女尸的女管房陈观

  很快警方就火速到了现场,稍后法医官到场检验尸体,证实死者年约31至33岁,5呎2吋高,身材瘦削,死亡时间约为几小时前,死者的眉毛,眼皮,鼻子,上下嘴唇,耳朵,两则r头,下t均被割去,头发也被剪得乱七八糟,颈上有瘀痕,死因是遭扼毙。

  当时主导办案的警察,叫陈欣健,后来辞职不干了,做了演员,本色出演过不少警察。陈欣健后来接受采访时说:“我看到那张白色床单,有些污秽,但不是血,不知是什么,我揭开床单,看到一个非常瘦小的人,她的眉毛、鼻子、胸口,全都是一片片白色的,当时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有些白色是一片片的,原来,一个人死后,当心脏不再供血,血流不到皮肤,所以在死后一段时间,割她的皮肤,就不会有血流出,一片片的,就像白切肉似的……”

劈棺追凶

  电影中,陈欣健演的警察

  现场没搏斗过的痕迹,且被收拾得很干净,既未发现凶器,也未找到任何可疑指纹,除了衣柜里挂着的一件胸罩,警方什么都没发现,而死者被割掉的身体部份,起初警方怀疑是被冲下了马桶,于是召来一名水喉匠将水厕拆开检查,但一无所获,显然是凶徒杀人后仍能保持镇定,小心翼翼地收拾清理,决不留痕,才淡然离去。

  警察找来前一天当班的黄大妹,获知了与死者一同前来的粱姓男子的长相和特征,并于案发后第二天作为头号犯罪嫌疑人公布了画像,全城缉拿。然而在那个年代,这种大海捞针的办法效果是很有限的。

1974香港黑野狼事件

  案件经媒体报道,引起了热议,接着香港《快报》收到一封匿名信,对方自称“长城杀手黑野狼”,信中直言警察无能,他已经给警方留下了那么多线索,竟然抓不到他。收到匿名挑衅信后,陈欣健自是气坏了,但又没任何办法,只能加派人手,深入调查。

  8月17日,旺角警署接到“黑野狼”电话:“去房间的冷气机看看吧,那里有12件你们想找的东西……”说完,黑野狼他把电话挂上了。

  获知这个情报后,陈欣健当即带着几名手下又到了“长城别墅”5号房间,果然在冷气槽里发现了死者那些遗失的器官。借着寻回的尸块,警方得以重组女死者的容貌,并于8月18日在各大报刊刊登,希望能查出死者身份。

黑野狼事件

  死者容貌拼图

  登报第二天,也就是8月19日清晨,一名姓淇的老妇携同一名少女到荃湾警署投报,说她的女儿已失踪数天,在报章上看到警方发布的拼图,怀疑死者是她的女儿。

  “怎样肯定就是你的女儿?”当值警员问。

  老妇答:“她是我从小养大的,血脉相连,拼图一看,感觉就一定是她。”随即取出一帧她女儿的彩色照片,警员对比之下,也认为轮廓十分为相似,于是立即通知负责此案的旺角警署,并安排老妇到殓房辩认尸体手续。

  就这样死者的身份被确定了——就是老妇的女儿刘富敏,时年34岁,她1958年与一名姓董的海员结婚,之后生下长女刘永莲及次女刘明明,1970年跟丈夫离异,两名女儿归她抚养,并随母姓。

  刘富敏跟母亲淇淑兰及两名女儿一家四口住荃湾大河道141号华丽楼4楼后座,月租四百元,生活比较苦困,但跟家人融洽非常,和街坊邻里关系也很和睦。她一力承担全家生计,可惜品性好赌,捉襟见肘,为了谋取更佳的入息,最后沦落风尘。

1974香港黑野狼事件 整张脸被割去,死者胞弟“劈棺追凶”

  1973年,她在旺角上海街“罗马美发室”任职“发花”(即按摩及提供x服务),艺名宝蒂、金铃。其后转往深水埗黄竹街“伟贤”工作,案发前则在奶路臣街“焯烨正宗女子美发厅”上班。8月14日晚上11时,她在公司接了电话后外出,自此一去不复返。

  美发厅的妓女一般不接上门的活,除非是熟客,陈欣健判断,犯罪嫌疑人应该就在刘富敏的熟客里,于是依着刘富敏遗物中那些客户名片一一调查,最后锁定了四名嫌疑人。

  这四人当中有个叫梁兆平的人,地址是元州街的一间廉租房,陈欣健见目的地距离警局不远,于是带着一个下属去了。到了一敲门,发现里面住着的不是梁兆平,而是个66岁的老头,他说自己是梁兆平的叔叔,梁兆平住在深水埗福荣街286号9楼,不住这儿。

黑野狼事件

  按照流程,为老头录了口供后,陈欣健正要走,这时他突然发现,发现房间内的双层床上,有一个旅行皮箱,于是指着旅行箱问老头:

  “里面是什么东西?”

  老头回答:“我不知道,这不是我的东西。”

  陈欣健又问:“是不是梁兆平?”

  老头说:“是。”

  陈欣健:“那打开看看。”

  “那不成,再说我也没有钥匙。”老头说。

  陈欣健哪管这些,直接撬开了皮箱,在里面发现了梁兆平和刘富敏的身份证、两人的合照、刘富敏生前穿的衣服、鞋袜,还有一把疑似割肉用的刀……陈欣健正想问老头怎么回事,这时房间里的电话忽然响了。

  瞬间陈欣健猜想估计是梁兆平打过来的,于是拔出手枪,跳到老头面前,用枪指着老头说:“快接电话,别说警察在身边,不然一枪崩死你。”

  老头哆嗦地拿起电话,支吾半天,突然对着电话大喊:“快逃!警察在这儿!”看来果然是梁兆平打来的,陈欣健的直觉没有错!

  然而经老头这一闹,那边迅速挂了电话,等到陈欣健联系警局,追踪电话来源,锁定位置,前去捉拿梁兆平的时候,他早已逃之夭夭。

  8月22日上午8时,警察正抓着梁兆平,而这一边的刘富敏则在红磡公众殓房“永别亭”出殡了。出殡现场,除了十几名刘富敏亲友之外,还来了一堆记者,虽然刘富敏身上被割掉的器官被找到了,但是要作为证物没法随遗体一起下葬。所以在瞻仰仪容时,刘富敏还是没有五官的模样:眼球突出、上下两排牙齿外露、鼻子与耳朵成黑洞……家属哭得都不行了,香港记者还在一旁咔咔拍照,就想搞个大新闻。

  就在祭祀仪式快完时,刘富敏的弟弟拿着把菜刀,冲到了棺材前,口中念念有词,右脚猛地一顿,把菜刀劈在了棺材上,刀尖向下,插入棺木,然后,他把棺材连同菜刀一起送上了灵车——这个在香港是有说法的,叫“劈棺追凶”,是一种茅山道术,据说利用此法,可以让惨死冤魂化作厉鬼,追寻仇人。

  案件也从这一刻开始变得灵异起来。

  8月23日夜晚,也就是刘富敏出殡后的第二天,一名女警在深水埗执行巡逻任务时巡经基隆街131号一处后巷,女警突然发现一名男子,口鼻出血伏在地上,似乎是从楼梯跌下,受伤严重,口中一直不断地念着:“有鬼呀!有鬼呀!”

  女警问他怎么回事,男子说有一个红衣女人叫他站在高处,然后把他推了下去。女警觉得他脑袋摔坏了,于是将他送到广华医院治理。

  男人头部受伤很重,医生判断需要缝针,就把他推进了手术室。医护人员和女警想知道他是谁,就去检查他的衣服,翻着翻着,口袋里突然掉出张照片。

  女警捡起来一看,上面竟然是刘富敏,照片背面,写着俩个比较大的字——金玲,正是刘富敏的艺名。另外,旁边还写了一行小字——已代为割肉。随后又在钱包里找到了一张名片,上面写着——梁兆平。

  就这样,长城别墅凶杀案的犯罪嫌疑人梁兆平以这种有些邪门的方式落网了,经审讯,梁兆平很快交代了杀害刘富敏的犯罪事实。

  据梁说,在一年之前,他就认识刘,之后经常捧她的场,即使对方转到另一间美容院工作,梁亦忠实地转场继续光顾她。梁曾多次向死者表明爱意,又希望对方不要再接客,但刘不答允,二人经常为此争吵。刘为避开梁兆平缠绕,再转职另一间美容院,但案发前一晚仍被梁找上。微信公众号:灵异社区

  二人外出到公寓开房,梁兆平又提出了要和刘结婚的要求。刘不胜其烦于是说粱既没有钱,性能力又不行,这话戳到了粱的痛处,粱当晚喝了点酒,本来脾气就比正常要大,一怒之下就将刘扼死了。

  陈欣健就问他:“既然人都死了,为什么还把尸体弄得那么恐怖?”

  梁兆平一下子激动起来:“因为我恨她!为了不让别人认出来,我就在她脸上做了点手脚……”

  陈欣健接着问:“你自己怎么整得血呼啦的?被人揍了?”

  梁兆平一边摸着缠着纱布的头,一边说:“是冤魂索命!她穿着一身红衣服,对我穷追不舍,我拼命跑啊跑,跑到一处高楼,最后被她推了下去……”

  后来,陈欣健在2015年接受访问时,又聊到了“长城别墅毁尸案”,他说:“我是天主教徒,相信有神,也相信有邪恶的力量在驱使,本人从未见过鬼魂,但这个案子,实在是邪门,有些地方根本没法用科学逻辑来解释。”

  当年案件由高院委任审判专员杨铁梁聆讯,审讯历时逾半年。主控官在庭上指出,梁与事主开房时,要求对方嫁给他但遭拒绝,凶手因怀疑对方移情别恋动杀机,被告在庭上否认谋杀。辩方呈交两份精神科专家报告,其中一位专家指,被告虽没有精神病,但他因饮了大量酒精和服食药物引致失常,才令他一时失去理智下杀人。

  法官认为陪审团应考虑专家报告判案,最终陪审团以5比2裁定梁兆平谋杀罪不成立,但误杀罪成立,判处入狱1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