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故事:猫妖害人

访客 灵异事件 2018-04-12 00:00:00

灵异故事:猫妖害人

1961年,冬!

中国北方的一个小山村里,大雪已经下了整整三天!

白色的招魂幡在寒风中猎猎作响,几乎跟白雪融为一体。风雪漫天中,三口漆黑的棺材整整齐齐的躺在一户人家的院子里。

棺材是用柳木做成的,材料不怎么样,但是做工却很精细。可能是因为大雪天无法下葬,所以才暂时停在院子。

这年头饥荒盛行,家家户户都有饿死的人,大多数人死后都是用破席子卷起来找个地埋了,能用得起棺材的人基本上都是家境殷实的家庭。

外面冰雪连天,屋子里也暖和不到哪里去。取暖的炉子早就熄灭了,只剩下一个灰不溜秋的架子放在角落里。屋子里滴水成冰,但是围在桌子前的三个男子,额头上却都冒出细密的汗珠。

屋子里气氛诡异的很,三个男子就这样面对面蹲着,谁也不说话。他们穿着破旧的棉袄,腰里系着一根粗布麻绳,脸色阴沉的能跟外面的天气相比。

“它来了!”一个有着花白胡子的老汉用嘶哑的声音说。

其余两人哆嗦了一下,立刻倾听外面的动静。但是除了漫天的风雪之外,他们什么也听不见。

一个年轻的后生几乎快哭出来了:“程老爹,俺还不想死,俺还要照顾俺娘……”

程老爹磕了磕手上的烟斗,习惯性的吧嗒了一嘴:“谁都不想死,可是小栓子,这是咱们的命啊!”

他忽然站起来,走到破烂的木门前,猛地一把拉开。

狂风卷着雪花吹进屋子,其余两人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然后抄起木棍菜刀,紧紧的跟在程老爹身后。

透过漫天风雪,外面的三具棺材,已经被狂风吹的掀开了。程老爹咧嘴一笑,道:“看,它已经替我们打开棺材了,这是要我们三个都躺进去呢!”

一直黑猫忽然从低矮的木墙上窜下来,径直朝三人走来。黑猫身体壮硕,犹如一只半大的小狗,它全身漆黑,只有尾巴尖上有一抹血红。

“果然是邪猫啊!”程老爹从摸了摸怀里,将一个破布包裹递给了年轻的后生。

“小栓子,要是有机会,就跑吧!你还年轻,能逃一个是一个!”他嘴里说着,眼睛却一直死死的盯着黑猫。

那只黑猫走到三人面前,歪着脑袋看着他们。过了片刻,它才凄厉的嗷呜一声。

这个叫声凄惨无比,就像是无数只猫爪在心里挠一样。即便是在这狂风暴雪之中依然传出去很远。程老爹叫道:“弄死它!”拎着菜刀便朝黑猫冲去。

那只黑猫冷冷的盯着程老爹,根本就没有躲闪的意思。菜刀咔嚓一声,将黑猫的脖子斩断,一蓬污血飞快的溅出,喷了三人满身。猫头掉在地上,竟然还做了一个很人性化的表情。

嘲笑!没错,就是嘲笑!

程老爹忽然神经质的哈哈大笑起来:“来啊!来啊!你不是要杀掉我们三个吗?来啊!”

忽然看到其余二人盯着自己的身后,满脸惊恐。他想都没想,一刀朝身后剁去,但是剁了个空。自己身后,根本就空无一物。

但是自己的肩膀上,却传来一声轻笑。

程老爹觉得自己肩膀上一阵奇痒,心知不妙,他疯狂的撕开自己肩上破旧的棉袄,骇然发现自己的肩膀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多了一张人脸。

这个人脸苍白无比,带着诡异的笑容。它双眼漆黑,眼角处两缕血迹缓缓流下,像是两行血泪。这张人脸像是长在了自己肩膀上,诡异无比的盯着自己。

“假面出,阴阳乱,猛鬼出笼天下变……”

程老爹下意识的念叨了一句,他猛地叫道:“小栓子!跑啊!快跑啊!”然后一刀朝自己的肩膀上剁去。

这一刀力道极大,差点将程老爹的胳膊整个砍下来。鲜血狂喷而出,染红了周围的雪花。

“程老爹!”小栓子哭喊了一声,就想扑过去。但是一根木棍忽然重重的敲在自己脑袋上,差点将小栓子打的晕死过去。

小栓子转头一看,不由吓得魂飞魄散,刚刚还跟自己站在一起的中年人,脸上变得呆滞无比,他一棍子敲翻小栓子后,狞笑着拿起菜刀,狠狠的剁在自己脸上!

中年人这一刀沉重无比,差点将自己的脑浆子都给砍出来,他满脸鲜血,双眼变成了漆黑一片,两道鲜血从眼角中慢慢流了下来。

小栓子强忍着头上的剧痛,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却看到程老爹犹如中了梦魇一样,脸上带着诡异的笑,歪着脑袋看着自己。

“跑不掉的……跑不掉的……”

他一步一晃,慢慢的爬进了放在院子里的棺材里面,只在雪地上留下一条鲜红的血迹。

小栓子转身想跑,忽然脚下一滑,竟然跌倒在地上。地上被斩落的猫头,一双绿色的瞳孔正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跑不掉的……跑不掉的……”那中年人将脸上的菜刀拔下来,同样一步一晃的钻进了棺材里面。

“哈哈哈哈!”小栓子歇斯底里的笑了起来,他抓着怀里的破布包裹,大叫:“想要我的命?我偏偏不给你!偏不给你!”一脚将黑猫的头踩的稀烂,小栓子抓着破布包裹跌跌撞撞的朝外面奔去。

他没看到,自己的背上,同样长出了那张苍白的,有着漆黑瞳孔和两道血渍的诡异人脸……

五十年后……

“风水学能从商周时期一直传承到现在,不管现在社会如何看待,它总有自己存在的道理。而且现在在香港,澳门的一些大学,风水学也作为建筑系的一门旁支正式开始授课,国内虽然没有教育部的正式许可,但是大势所趋,风水学在未来将会成为建筑学上一门重要的课程……”

台上老师讲的口沫横飞,台下学生们却听的昏昏欲睡。只有一个戴着眼镜的学生仔细的听着,并不时的做一些笔记。

江北大学是省重点大学,但是将江北大学推往风口浪尖上的却是因为学校建筑系新开设的一门课程,那就是在国内备受争议的风水学。

任课老师姓秦,本身是建筑学的教授,曾经在香港任教,后来因为难舍故土,又返回了江北,并在江北大学担任教授一职。当然,风水学的开设也是在秦教授的大力主张下才勉强获得了通过。

不知不觉中下课铃响了,刚刚还昏昏欲睡的同学们精神陡然一震,等待老师吩咐下课。秦教授有点无奈,他收拾了桌子上的材料,道:“好了,同学们,下课吧。”

教室里响起一阵桌椅挪动的声音,同学们说说笑笑的离开了教室,忽然间一个清脆的声音从他面前响起:“秦教授,我能请教您几个问题吗?”

秦教授抬起头来,不由一笑。这个学生正是课堂上为数很少耐心听课的学生之一,那个戴着眼镜,显得文质彬彬的男孩。

“当然可以!”

男孩道:“秦教授,学校开设了风水学一门课程,但是所教授的知识却仅仅只是建筑学上的风水布局和设计。我想跟教授请教一下,关于墓地的风水格局。”

秦教授微微扬眉,这个学生的提问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他回答道:“现在盛行火葬,墓地上的格局现在已经是冷门。我虽然有所涉猎,但是也不算十分精通。”

男孩将手中的本子递给秦教授,道:“秦教授,这是个墓地的格局,我想请教一下这里面有什么说法。”

本子上铅笔素描是一个仿古建筑群,亭台楼阁等建筑寥寥几笔便勾勒的形神俱备。秦教授将本子拿在手中仔细端详,忽然觉得这个建筑有点眼熟,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但是思索来去,却又想不出在哪里见过。

他仔细看了几眼,微微皱眉,道:“这位同学,我不知道这个阴宅是谁的墓地,但是阴宅讲究藏风得水,气息循环。葬经上讲,人有阴阳二气,活着的人,气聚凝在骨,人死骨未灭,所以人死气还活。所以下葬者,要找一个有生气的阴宅,才能让生气和阴阳二气结合起来,庇护后代子孙。但是你看这……”

他指着本子上的几个位置,继续道:“这里,这里,还有左侧这座主建筑,在方位上来讲,正好位于死门,惊门,还有伤门。这是三个大凶的位置,不应该有任何建筑,反而要有吉祥瑞兽来守护。还有边缘地带这条线,应该是一条小河吧?这条小河形似一条小龙,倒也应了藏风得水的好兆头,可是偏偏在小河的七寸位置上,却有一座桥梁存在。这条桥梁就像是一个钉子,死死的将小龙钉在原地,久而久之,小龙就会成为一条孽龙。有孽龙在旁边,这个墓葬却是凶上加凶。墓主的后代,轻则一生贫困,霉运永远伴随,重则年轻夭折,飞来横祸!”

男孩脸色平稳,继续问:“那么秦教授,如果是这种状况,可有解决办法?”

秦教授摇头:“没有风水大师会指点人这样修建阴宅的,除非这个风水师跟墓主人有深仇大恨。想要破解的话,除了迁坟,别无他法。”

“我明白了,秦教授,谢谢您。”男孩将本子拿过来,冲秦教授鞠了一躬,转身离开了教室。秦教授在后面叫道:“哎!这位同学,你叫什么名字?”

男孩转头一笑,道:“我叫罗亚。”

“罗亚。”秦教授暗暗记下了这个名字,有机会的话,得问问这个阴宅图是哪里来的,为什么自己总觉得像是在哪里见过。

忽然间秦教授猛地醒悟过来,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变得极其难看。匆匆忙忙的返回自己的办公室,不顾同事诧异的目光,在抽屉里飞快的翻出一本彩色的册子,他打开册子一看,不由心下一凉。

怪不得!怪不得这幅阴宅看起来如此熟悉!原来竟然是这样!

他手中的册子,赫然是江北大学做出的宣传册,上面画着江北大学整个校区的立体结构。

教学楼,图书馆,餐厅,宿舍区,体育场……上面的建筑方位完完全全跟罗亚手中的素描图一模一样!

学校外面紧紧相邻的就是从长江引进来的人工河,而那座充当锁龙钉的桥梁,就是十几年前江北大学出资修建的永胜桥!

可是,堂堂江北大学的布局,怎么会跟一个大凶的阴宅一模一样呢?


版权声明

本站搜集来源于网络,如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告知本站,本站将及时予与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